奶龙和奶汪

喜欢就是对你双标

对心不从【ABO】

Chapter1

      “那个……马龙?你,你到底啥想法说句话行不行?别这样一句话都不说,别吓着秦指导了,他那头发再揪下去,就和肖指导一个亮度了,你看这——”

      “刘教练,我就想问一句话,这个结果,确定是真实无误的……吗?我,我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的数据,别说整个国乒队,就连整个国家队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有没有可能……”马龙迟疑了一下,但是看着手上的数据,又坚定了自己的怀疑,“这个数据根本就是错的?”

      马龙手里的纸张很薄,上面的结果却如同一颗手榴弹一样在今天下午引爆了整个教练组。

      张继科,马龙,适配度,100%。

      什么适配度,简直是在开玩笑。

      马龙的手稍微紧了紧,他在竭力控制自己,不将这张纸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里,就好像这样也能将他那可悲的暗恋一起丢掉一样。

      “这,这你也知道,对吧,委员会给出的适配结果从来没有出错过,马龙,我知道你把继科当做你最好的朋友,也是你最好的对手,你看,你们完全可以——”

      “不可以。”

      马龙干脆利落地否认了刘国梁的话,这对于马龙来说也是极为少见的直接且强硬。

      “继科儿,不,张继科是非常伟大的运动员,我觉得……可能,不,我认为我有资格成为他的对手,对我来说这远远凌驾于他是个Alpha和我是个Omega这事实之上,我不愿意用一张适配表,一个可笑的数据来简单地定义我们之间的关系。”

      “等等,等等,马龙哇,你这就极端了不是?没人说你们不是伟大的运动员啊,可是,你看,就算是再伟大的运动员,也是可以结婚生子的对不对,再说了,你和继科的感情那么好,完全可以相处起来看看——以结婚为前提的那种。委员会出了这个适配表说白了也就是你们小年轻说的,说的那什么?”刘国梁看了看肖战,又看了看秦志戬,恨不得给自己脑袋一下,终于想出了那个词——

      “星座速配!对,就是星座速配!当然,比那个权威得多,这是基于你们的信息素啊基因啊啥的得出来的结果,不是,你们两个就试着处个对象看看呗,这有多难?能比你练乒乓球这么多年要难?能比让你戒肉困难?”

      马龙没有说话,他的视线落在了办公桌上的相框,那是不久前刘国梁生日大家在一起拍的大合照。

      “难,比任何事都难。”

 

      马龙做梦了,他又开始做梦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这并不是做梦,而是真实的世界。

      因为他还隐约听到方博出门的声响,似乎还伴随着类似于今晚不回来了的话。

      但是一向睡得很轻的马龙却没办法给方博任何回应。

      他陷在了一个斑驳而又光怪陆离的梦境之中。

      那是三年前他偷偷亲吻了和他一个宿舍,训练过后在床上熟睡的张继科的场景。

      梦终归是比现实要美好得多,最少梦中的张继科醒来之后不会像看见怪物一样看着他,也不会恶狠狠地说——

      去他妈的,马龙你别闹了。

      马龙你别闹了。

      从小到大,马龙听到最多的话都是“别这么乖了”“偶尔也犯点事吧”“总是端着不累吗”“我倒还希望你犯错”,每一个人都觉得马龙很少有闹脾气的时候,以至于他偶尔别扭一次大家都当个新鲜事来看。

      但是张继科叫他别闹了。

      马龙皱着眉,就算是在梦中他也感受到三年前的他内心那股闷在心里快要爆发的痛苦,他忍住了,他是马龙,是这个世界上最会忍耐的人之一,他把这一切痛苦都按在心里面,没有爆炸,只是将他的心腐蚀出一个小孔,所有的求而不得都从那个小孔里流出来,随着血液蔓延到全身。

      马龙喘的气越来越沉重,梦境里亲吻的甜蜜和现实的拒绝交叉闪现,马龙头上的汗水渗透了枕头,他猛地坐了起来,狠狠地锤了锤自己的心脏!

      就像要将什么东西重新按压回去那样。

      “呼,呼……是梦,是梦……原来是个梦……”

      目之所及仍是自己熟悉的房间,方博那双号称是英伦风的球鞋随意地丢在地上,他的电脑还开着,马龙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半夜三点。

      这不太对。

      方博就算是偷跑出去不回来睡觉,也会发个短信留个纸条和他说一声,不可能在他睡觉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说一句就消失了。

       马龙点开了通讯录,犹豫着现在是该给方博打个电话还是发个短信。

      叩叩叩。

      极其轻微的敲门声,这样轻的敲门声根本不是为了让人听到而产生的,马龙问了一句是谁,半晌,门外传来低低的声音——

      “龙队,是我,方博。”

      这家伙,这么小的声音亏他也说得出来,直播作死的时候怎么不见得声音小点?

      马龙打开门,刚要开两句方博的玩笑,却在看见方博的下一秒被梗得说不出话来。

      方博身上没有穿着自己的衣服,穿的是许昕的羽绒外套,别问马龙怎么知道,作为师兄来说他太清楚自己师弟上半身羽绒服下半身短裤的德行了,特别是这外套明显比方博要大一个号不止。方博的短裤好像被扯破了,连松紧带都露在外头,他倚在门框上,感觉下一秒就要倒在地上。马龙赶紧把他拉进宿舍关上门,这要是被别的队员看见,明天整个食堂的午饭话题都有得聊了。

      “对不起啊龙队,我没想打扰你,可是我钥匙,我钥匙丢——”

      “丢大蟒那屋了?你怎么回事啊博儿?你这大晚上的——”

      马龙猛地刹住了话头。

      因为他看见了许昕那件羽绒外套下,方博布满痕迹的锁骨,并且马龙确定,更多痕迹蔓延到他看不见的地方,这种痕迹是怎么产生的,简直不需要去猜测第二种可能……

      “操你妈这都是许昕弄的?他强行标记你了?看我现在去把他全身骨头都打断——”

      “别别别,龙队,这和那瞎子没关系。”

      方博毫不在意地笑笑,尽管他的声音极其沙哑,他揉了揉眼睛,那一瞬间马龙仿佛看到了方博刚进国家队的模样,那个讨人喜欢的,又倔又强的妹妹头小孩。

      “这是怎么回事?你今晚不说清楚,我们别睡了,明天训练的时候我们去找刘教练好好说。”

      “哇擦别吓我龙队!刘教练用他那一米六的庞大身躯怼我怎么办?”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贫,你……”

      “今天全队Omega的适配表都下来了,你知道吧,龙队。”

      “然后呢?”

      马龙瞬间僵直了身子,不受控制地想起了那个数字……

      “然后,没什么然后。”方博还是笑着,尽管那个笑脸看上去有点像要哭出来一样,“龙队你知道我和那瞎子的适配度是多少吗?”

      “方博……”

      “是0,哈哈哈哈哈哈,好笑吧?国家队就没出现过这种情况,毫无可能性的,0。”

      马龙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知道现在的方博也不需要他去说任何话,他只是想拍拍他的肩膀,但是没等他有任何动作,方博就躺倒在了床上,他用手臂遮着眼睛,像是受不了天花板上的灯光。

      “你知道我做了什么吗龙队?”

      “哈哈哈哈哈哈哈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他妈把许昕睡了。”







—————————————————————————————

1.平行世界,请勿上升真人!一切都是我的错。

2.新梗老梗,随意设定,时间线混乱,一切都是我的错。

3.感谢观看,订阅戳tag。

评论(138)

热度(2442)